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采购费用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小楼笙歌,喋血南城烟雨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青灯处处,小楼仍独立。繁华夜夜,笙歌今又起。西风唤月,陌上马蹄声归去。冉冉檀香,又绕迟暮,遥遥望千里。刹那回眸,血染楼阁,又是一场南城烟雨。

——题记。

南城,小楼外。

南城静默处,竹林深深径幽。偏离繁城外,一座古色小楼。一道古陌,千交万错,隐隐落花风吹瘦。

夜色送迟暮,月白正空,小楼又迎昨夜风。马蹄声落,人影相逢。刀剑深藏,冷光重重。

望小楼处,微风轻卷。珠帘坠地,奏笙歌遍遍。青灯淡影,白衣若雪,人影倚栏。眉目如画,手执玉扇。

丝弦映月,绝音又千叠。一曲难尽,落花已绝。红线缠发,青丝轻结。疑是哪家深闺女,却是翩翩公子,一笑天下绝。

小楼依立,公子不动,笑染清风。楼下静立数百人,依不动。忽有一人,深藏暗处,轻咳出声。 “敢问公子,为何发布江湖集结令?”

众人纷纷响应。

“诸位可知,前不久,震惊天下的名剑‘冠玉’重出江湖。冠玉,是为前朝储君所执宝剑,地位等同玉玺。若玉玺丢失,得冠玉者便可号令天下。”

“我等自然知晓,但不知公子是为何意?”

“我得知,冠玉宝剑今在南城伏龙堡,伏龙堡主欲号召天下,自封君主。可诸位均知,伏龙堡主虽然武功天下独步,却生性残烈,不可为天下之主。今集结众位各界高手,便想合力攻破伏龙堡,取出冠玉。”

“公子,既如此,吾等自然尽力而为。但若此剑取出,又由谁执掌呢?”

白衣公子冷笑,但却随即答道:

“归你们。”

而后,再无声音。数道声影向南城伏龙堡掠去。独留白衣公子静坐小楼。这时,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。只见一个身穿华丽蟒袍的俊美男子,来到白衣公子身后,然后说道:

“公子好计谋,一举两得啊。”

“世人皆贪,没有人躲得了权力的诱惑。得冠玉者得天下,真是可笑。”

“以你的声望与地位,号令天下也不难。”

“你放心,我对天下没有兴趣。还有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。”

华服男子忽然长笑,笑声里,有得意,嘲讽和不以为然。白衣公子依然静坐不动,伸手一招,一把宝剑落入手中,剑出玉鞘,流光斑斓。

夜色倾城,小楼里传出声声琴音,杳杳落地,婉转不息。

南城,伏龙堡。

伏龙堡主端坐高堂,看着跪在堂下的黑衣人,冷声问道:

“你说什么?堡外集结了数百高手?他们来做什么?”

“属下不知,但看他们气势凛然,怕是来者不善。”

“退下,招集堡内高手来见我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伏龙堡主垂首沉思,却不知其所以然。伏龙堡号称天下第一堡,为江湖的至高象征。伏龙堡主更是武功天下独步。但伏龙堡一直低调行事,从不参与江湖之事。此次突然有江湖上数百高手来访,若他们来者不善,怕是倾全堡之力也难抵挡。

想着想着,便听到堂外传来脚步声。便放下心中不安,等待着堡内的高手。

南城,郊外。

在一处平地,传来细微的声音。是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,隐隐看见黑暗中的闪烁着灯光。

一片肃杀之意。

在一个营帐内,站着一位华服男子,背对着帐门,听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叙述的情报。听完之后,挥挥手让黑衣人退下。忽地冷笑出声:

“没有任何人,可以和我争天下,包括你。”

华服男子嚯然转身,快步走出营帐。向着外面早已整装待发的军队举起了手,冷声说道:

“出发,进军南城。”

南城,小楼。

白衣公子方才奏完一曲,对静立在旁的身穿白色劲装的女子问道。

“伏龙堡怎么样了?”

“禀公子,伏龙堡主和众高手已经交手,现在难分胜负。”

“他们没有交谈便动手了吗?”

“有,但是不管伏龙堡主如何作解都无用,众人已认定伏龙堡主得到了冠玉宝剑。公子的话,还没人会怀疑的。”

白衣公子听到此话,垂首深深一叹:

“为了她,我只能愧对他们了。”

那白衣女子默然了,她知道,公子话里的她,是早已逝去的伊人,只为当年一诺,便让公子丢失了原本的自己。

“我们的人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已经在小楼外集合完毕,只等公子的命令,便可行动。”

“好,等到伏龙堡分出胜负时,便出发吧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白衣公子缓缓站起,遥望镶在正空的明月,流云遮住了明月的半边侧脸,仿若少女的羞怯。遥远的南方,隐隐传来肃杀之意。

只听白衣公子淡淡地说出一句话,很轻,却响彻整个夜空。

“天下之主,一定会是你。”

皇城,后宫。

臃容高贵的皇后端坐在自己的宫殿内,向静侍的宫女说道。

“杀手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已经准备好了,皇后娘娘。”

“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不能失败。绝对不能让太子活着回皇城。这样,我的儿子二皇子才能顺利夺取皇位。”

“是,皇后娘娘。”

皇后斜倚在凤榻上,听着殿外人影掠空而去的声音,得意地笑着,仿佛这天下,已尽握手中。

南城,伏龙堡。

伏龙堡主拼尽全力将刀尖刺入一个藏面高手的腹内,喘了口气抽出刀,满眼血丝地望向堡内染血的战场。

堡内高手死伤殆尽,只有少数人依然站在伏龙堡主身旁,抵挡着为数也不多的藏面高手。

这个时候,胜负已分,双方的人均暂退战局,分至两边。

藏面高手中,有一人越众而出,向着伏龙堡主说道:

“伏龙堡主,吾等敬你是英雄。只要你交出冠玉宝剑,我们便不为难你。”

“我再说一遍,冠玉宝剑不在我手上。”

伏龙堡主突然脑中一闪,想道,能够召集如此多高手的人,除了自己。江湖中,便只有一人可以做到,冠玉不在自己手中,便自然在他手中。可是伏龙堡主却想不通,为何他会如此对自己。

南城,伏龙堡外。

华服男子策马停在伏龙堡外,身后是浩浩荡荡的金甲军队。

华服男子望了一阵后,便挥了挥手。然后身穿金甲的兵士立刻越过华服男子,向伏龙堡正门挺进。

“公子,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华服男子长笑出声,策马向伏龙堡正门驰去。他的身后,几道人影迅速追赶而去,掠起了浓烈的杀气。

在伏龙堡外的另一方,一群身穿白色劲装的女子,站在一个白衣公子身后,默不作声。

突然,白衣公子飞身向堡内飞去,身后女子迅速跟随。

南城,伏龙堡内。

伏龙堡主回过神,向那些藏面高手喝道:

“你们中计了,真正执有冠玉宝剑的是公子,不是我,你们成了他的棋子。”

众藏面高手面面相觑,却无一人相信。他们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他。公子,无人知其名,只唤公子,是江湖中人人敬服的人,谁也不会怀疑他。正在这时,空中传来一声冷哼:

“伏龙堡主果然聪明。”

众人抬头,只见一片白色流云临至,白衣男子翩然落地,他的手中,提着一把古剑。

“冠玉。”

众人一愣,既而反应过来。全都怒目质问公子。伏龙堡主更是怒声喝道:“公子,这是为何?” “为了一个人的天下。”

“天下?又与我们何干?”

“我曾应昔人一诺,助一人得天下。虽大权已稳,但你们这些江湖强大势力,却是他前进的阻碍。眼中钉肉中刺,不得不除。所以诸位,抱歉了。”

话刚落地,只见身穿金甲的士兵执枪闯入。迅速包围了众人。

华服男子身披金甲,大步走入。向着白衣公子笑道:

“你果然没让我失望,哈哈哈哈……”

白衣公子眉头轻皱,华服男子,既是当朝太子,他会带兵过来,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“你为何带兵?”

“我不容许任何人与我争天下。”

“也包括我?”

“是的,包括你,江湖第一公子。我无意与你争天下。”

“非也,你冠玉在手,便可号令天下。再说,你的另一个身份,我却不得不防,你说是吗?前朝储君。”

说到这,只见华服男子猛地挥手,士兵立刻将除了白衣公子外的所有人擒住。再厉害的高手也敌不了数万的士兵,只有束手就擒。

正当太子得意的长笑时,只见白衣公子飞速向自己掠来,太子以为他要伤害自己,便抽剑刺去。 白衣公子没有理会太子刺出的剑,迅速来到太子身后,挡住了从人群中射出的暗器。这时,太子的长剑也已经转过来刺入白衣公子体内,鲜血瞬间染红了白衣。

人群中的刺客被士兵擒住,而太子早已呆住了,看着站在自己身前,浑身浴血的公子,慌乱地扶住他欲倒的身影。

堡内的所有人早已被一个接一个的变化震住了,公子竟然是前朝储君,但仔细一想就明白了,冠玉剑就是最好的证明。可是现在他们震惊的是,无敌的白衣公子竟然受伤,而且是为了今朝的太子。

白衣公子抬起头,看着太子缓缓说道:

“我答应了她,为你夺取天下。不管是宫中势力,还是江湖势力,都已被我消除,只剩下皇后,不足为虑。如今你地位已稳,大权将至。我的承诺也实现了。但请你,做一位明君。”

“你答应了谁?”

“你的妹妹,怡君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不要辜负你妹妹的心愿,做一位明君。”

“怡君……”

“这是冠玉宝剑,现在交给你。还有,请太子放过她们,她们不会威胁到你的皇位。”

太子木然地接过白衣公子递过来的冠玉宝剑,然后看着白衣公子缓缓闭上双眼,两行清泪落在公子俊美的脸庞。

太子拭去眼角泪水,策出冠玉,喝道:

“回朝!”

皇城,议政殿。

太子皇袍加身,端坐龙椅,从此,开始了他一代明君的盛世。

他没有捉拿那些白衣女子和伏龙堡主以及那些藏面高手。他知道,天下,不是江湖势力可以撼动的,也绝对不是一把剑可以号令的。

他把白衣公子葬在了小楼处,那里,还有另一方青冢。

爱妻怡君之墓。

三年前,南城,小楼。

白衣男子紧紧地守在锦榻旁,泪水淋湿了他俊美的脸。锦榻上躺着一位容颜倾城的女子,她伸出手,抚去男子脸上的泪,温柔地笑了。

“公主……公子,叫我怡君吧,我以后不能再陪你了。”

“怡君,你不会死的。”

怡君摇了摇头,说道:

“公子,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白衣公子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我哥哥是我除了父皇外唯一的亲人,虽然贵为太子,但后宫很乱,不能自保。请你替我保护他,帮助他做一位明君,好吗?”

“好,我答应你,怡君。”

白衣公子狠狠地点头答应,却早已泣不成声。

“公子,其实,我爱你。来世,请你做我的夫君。”

怡君说完,便阖上了双目,泪水悄然滚落。

三年后,南城,小楼。

两座青冢,一新一旧。共合一碑,古字轻刻,书写了一段埋在南城烟雨的爱情。

小楼依故在,青冢述说故人非。古陌今已旧,陌上彩蝶化双飞。竹声阵阵起,风吹帘回,人却已不归。

檀香轻绕,冉冉不解风与月,已是落寞。铜镜折碎,片片难凑故人貌,今宵几何。繁华已去,今朝的红尘,换不回昔日的碧落。

明月独缺,红线丝千结。白衣若雪,青丝又成劫。

小楼笙歌今又起,谁抚琴弦,奏一曲南城的烟雨。

——

南城,小楼,故人,烟雨。

——完!

儿童癫症治疗哪个医院好
药物治疗癫痫治不好怎么办
癫痫医治方法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格杀不论网 | 中国电信宽带报装 | 微博卖水果 | 爱马仕美国官方网 | 长沙的景点 | 天光牌盐藻 | 庐山会议林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