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人气宝贝 >> 正文

【海蓝·小说】狐仙嫁女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崂山方园三百里,三面环海,一面接陆。风光倚妮,山清海阔,成为中国道教四大名山之一。山中有大小道观若干,分布在绵延不断的深山中。号称九宫十八观七十二庵。

崂山北部有座蔚竹庵。庵北半里远有座茅草屋。茅草屋内住着娘儿俩。儿子叫春哥,二十出头,虎背熊腰,砍柴为生。生活艰难,常受庵内道士接济。

快过年了,家中依然熬白菜煮地瓜,清汤寡水渡日。肉面粮菜皆无,幸亏老道送来一袋地瓜干维系生活。一日,柴门响,一青衣女子进门讨水喝。喝罢又想讨饭,春哥娘眼含泪花将唯一的半碗熟瓜干端出,说,闺女,大老远的,一定饿坏了!家中也无他物,凑合着先垫垫吧!青衣女子二话不说,一口气吃完,似乎还没吃饱。

春哥砍柴禾回家,饥肠轳轳。娘流泪不语。小女子见状心知肚明,忙言,春哥回来了!饿了吧!春哥不敢答腔,用眼光问娘,此女子是何人也?知名知底?娘不语。小女子再说,大婶和小哥稍等片刻,奴婢办饭去!言罢,向门外走去。片刻时分,小女子左提食盒,右拿口袋,微笑而入。

打开食盒,热气腾腾,香味扑鼻。山珍海味一应俱全。墙角旁,粮油菜蔬摆放有序,连盐醋等佐料亦备也。只听小女子和颜悦色地说,一片感激之情,略表寸心,务必笑纳!正月里再给贵人拜年!言毕,翩翩而去。

鞭炮响,年来到。春哥头一次与娘在大年三十夜里,吃上如此丰盛的年夜饭。欢快之至。五更过后,便是初一。正是一夜连双岁,五更分二年。春哥与娘收拾了若干祭祀用品及粮油等,趁年初天刚放明,便赴蔚竹庵上香拜神去了。待从庵中返回,天已蒙蒙亮了。只见柴门旁站立一红衣女子,迎面而来,万福作礼。口中念念有词,小女子受家父之托拜年来啦!春哥娘一见那女子,眼前一亮,忙扶起说,使不得!使不得!还没去谢你呢!进屋说话。又转身叫春哥烧水泡山茶。

春娘拉着红衣女的手,喜上眉梢。上热炕啦啦呱吧!红衣女子一听便伏扑在地,不停磕头。口中大呼,贵人帮忙啊!救奴婢全家一命!春哥一听,急问,何事何因?王法何在?春娘忙搀女子上炕,有话慢说。

红衣女盘腿而坐,擦干泪水,娓娓而谈。奴家与贵人同居山中为邻,常见春哥砍柴。日前老爹泄露天机,今年二月二,龙抬头之午时三刻,天降雷公,轰杀全家一百零八口。

春哥恼怒,老天爷也如此糊涂,竞敢乱杀无辜!

春娘答腔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闺女,如何能救你全家人的性命呢?

-----春哥!

大婶与春哥是高人转世,受苦煎熬己尽,可担当大任了。

如何救呢?

二月二日当午,春哥能挡在俺家门口,雷打不动,风吹不摇,即可也!

春娘听后,心头一震。救人要紧哪!小春啊,救吧!管他是老天爷,管他是雷电风雨,那是一百零八条活生生的命啊!即是火海刀山也要上呐!

春哥纳闷,这山中的一草一木象孩子一样,熟悉模样。山沟旮旯里长在哪儿都心中有数。哪儿冒出来这么一大家子人来?紧问,你家住哪儿啊?俺咋不知道呢?

小女子笑声朗朗,并不接茬,快答,同意喽!

春娘点头,春哥也点头。

小女子高兴地蹦了起来,春哥!跟俺去认认门吧!

在弯蜒的山路上,一红衣女子与一年轻小伙子跚跚而行。慢慢地变成两个点。一红一黑,格外抢眼。

二月二,龙抬头。太阳把大地晒得暖烘烘的。

中午时光,春哥履约提前来到洞口。因急于上山累得热汗虚虚,方欲脱掉外罩的棉袄,天骤然阴暗了下来。乌

云弥布,雷声滚滚。春哥立马穿紧棉袄,站立在洞口,象一块巨石,巍然不动。

刹那间,狂风阵阵,暴雨倾盆,雷电交加。一个炸雷在春哥头侧炸开了锅,炸得春哥头晕脑涨耳朵聋。紧接着,一个连一个的闪光雷象出膛的炮弹在春哥身体周围炸响。春哥手脚麻木,摇摇晃晃站不稳,似乎要倒下了。娘

的话响在耳畔,就是炸死了,也要当扇门,救得可是一百多条活生生的命啊!春哥仿佛注了一针强心剂,随即站

稳,任凭狂风暴雨,雷电击打。

蔚竹庵的老道挥午着桃木剑,冒着风雨,站在高巅之上,助阵来了!

春哥娘盘腿坐在房西的巨石上,双手合拢,微闭双目,在隆隆的雷雨中念起咒来。

霹雷闪电分三路作战,威力渐小,只好鸣锣收兵了。

风雨过后,太阳露出红脸蛋儿了。七色彩虹挂在悬崖上,仿佛是一座桥。

片刻后,从山洞中走出一白胡子老头来。见到站立不稳的春哥,连忙拱手作揖。恩人舍身拯救全家性命,老纳如何报答?春哥回过神来,忙搀扶老人说,见义勇为乃草民举手之劳,何须回报?

哈哈!老夫主意已定,三月三日务必在家等候!言罢,人影不见了。

半月后,春娘梦到三月三给儿娶媳妇,心里乐不可支,笑醒了。

三月三转眼就到了。

蔚竹庵里的老道士仿佛早就获得了什么信息似的,一大早,就派来个小道士帮忙。打扫院落,劈柴烧水。

春娘一边梳妆打扮,一边说,小春啊!树上的喜鹊大清早就喳喳地叫,俺看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!准备一下吧!

娘哎!俺准备啥嘛?

洗洗脸,换件干净衣裳!

恩哪。

当太阳升至一杆子高的时分,只听见山林中传出一阵阵天赖般的仙乐来。悦耳动听,时高时低,不紧不慢,悠扬回荡。伴随着悠扬的乐曲,走出一支彩幡飘扬的队伍来。走在最前面的是一长号手,一锣鼓手,统称报喜夫。一边走,昂天吹,一边走,鼓点急。两旁各随报喜娃男女各二,跑前溜后,边撒七色花瓣,边撒朗朗笑声。紧接是彩幡队,红绿各色的彩条中写满吉祥贺语,连续不断地看,又象谜语楹联。再后边是美女如云的霓裳乐队,只见有的抚琴,有的握箫,有的口含睐呗,有的怀抱唢呐。有一绿衣女手握方旗,挥上则响,中则低,下则停。灏逸潇洒,整齐划一。中心队伍走过来了,本应是八抬大轿,或许是山路崎曲,不好走吧,换成八匹小毛驴。头戴红花,身背嫁妆。有的背箱檀,有的背被褥,花花绿绿,煞是好看。中间的毛驴上驼着一红衣女子,蒙着红盖头,随着毛驴的走动悠闲自在。两旁各一花枝招展的小女子相伴,还有一老妇人手握如意前后打点。新娘子后面有一穿着讲究的男子,大概就是娘舅喽。再后面的是彩旗队,礼章队,食盒队,贺礼队。细瞧,就看出马脚来了。在贺礼队中有的露出了尾巴,有的还是猴头样,用繇巾也遮不住原形。看来,大都是些山精猴怪装成人模狗样罢了。对了,还有一支警卫队伍到了春哥家门口才发现。大队人马鼓号齐鸣之时,这部分人马立即奔赴周围制高点及路口警戒呢。洞房花烛夜自不必说,小春哥捡了个小仙女,嘿!嘿嘿!

小俩口恩恩爱爱,男耕女织,日子红火,转眼就是一年。

第二年春末,小娘子生了个胖娃娃,取名叫憨蛋。

小娃子笑声如雷,啼哭震山。不出一岁,便能喊娘!山沟老树,能下能上。

这时,邻山的一只白眼狼闻味而至,整夜在周围转悠,虎视眈眈,察看地形,想对憨蛋下手。

天上方一日,地下已千年。

白眼狼原是太上老君的护丹犬。这几天,太上老君上下应酬,醉生梦死。炼丹炉中紫云渐少,温度已降,门庭冷落了不少。护丹犬看主人不再关心炼丹之业,也耐不住寂寞,偷窜至崂山修炼起来。修炼至九百年,也受尽了磨难。但要修炼成仙,能变成人形,尚须时日。在这升华的关键的时刻,需要一付难能可贵的药引子,方能修道成仙。啥药引子能使大功即将告成的老狼如此唾涎欲滴呢?嘿!幼男童的双眼珠与双睾丸。

其实,蔚竹庵的老道早已看出端倪。但法力有限,心有余力不足。只好把信息传递给憨蛋的小舅。其舅速将详情报告之老狐仙。老狐仙不停地摇头。小舅请战,老狐仙摇头摆手。老狼乃天上仙物,尔乃地下小妖,如何比对?小舅疑惑,谁之宝物敢私自流窜?定是老君金炉前的看门神,哼!老君又喝高了!咋办呢?你把千年灵芝与万年红果取来,熬一碗醒酒汤。再令二姑娘来,有要事嘱托。如此这般,周密地安排了一番。

白眼狼终于瞅准下手的机会。

憨蛋蹒跚着走出柴门口,向山沟沿儿的一棵老槐树走去。

憨蛋的奶奶刚磨完苞米面。从西厢房中出来,发现院落里空荡荡的,仿佛少了什么。忙喊,春媳妇,憨蛋哪?憨蛋上哪儿去了?

正在织布的春媳妇忙答,憨憨儿在院落里玩耍哩!

没人呐?

白眼狼轻易地就将憨蛋扑倒在地,伸出左爪,狠狠地向憨蛋的左眼珠子抠进去,又轻轻地掏出来,鲜血淋沥,血肉模糊。憨蛋仅叫了一声,娘---啊----,就疼得昏死过去。

白眼狼正准备用右爪再抠一个的时分,天空中响起了隆隆的声音-------畜牲!几日不见就作大蘖了!快把眼珠子复原喽!

老狼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便乖乖地把眼珠子放进憨蛋左眼框里,轻抚了两下,便完好如初。可惜的是太仓促,少抚了一下,憨蛋的左眼变成迷缝一线的阴阳眼了。长大后,左眼可看清阴曹地府的事呢。

太上老君抛下一根闪烁烁的金绳,套在老狼的脖子上,准备离去的时候-----

-----憨憨儿嗷!你在哪儿啊!

春媳妇与春娘正在满山遍野地找寻憨蛋呢。

太上老君一看到春媳妇,犹豫了片刻,便大声命令,三年的时辰快到喽!.....

春媳妇一听,伏匍在地,大声哭泣,老天啊……

春哥砍柴回家了。看到娘俩儿抱头痛哭,忙问老娘咋会儿事?春娘摇头不知。

春媳妇哭泣着说明了一切……

想当初,为报答春哥的救命之恩,老爹爹宁愿冒犯天条之险,着令小女子出嫁。天条规定,下凡三年不归者,全家轰毙,殊连九族。连咱这个小家也不能幸免!小憨儿也要早夭。难哪!老天爷……

三日后,春媳妇儿收拾妥当,久久不愿离去。最后,告知春哥,来年三月三可到原处寻我。

春媳妇儿悄悄地走了。人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山里。

转眼间,来年三月三到了。

春哥背着小憨蛋翻山越岭,来到山洞前。瞬间,出来一看家人,双手抱拳,口念,贵人到!----有请!言罢,伸手弯腰状。前行领路,七弯八拐,方来到一处敞亮晶晶的大厅。只见一老太爷抱拳笑问,恩人近来无恙?春哥忙叫憨蛋喊爷,老太爷急忙摆手摇头。春哥立马伏匍在地,岳父大人安好!老太爷见状忙说,起来罢!----上茶。

老太爷一招手,上来一队美女,各端金龈珠宝,亮晃晃,闪烁烁。

老太爷说,一点小意思,不成敬意,万望笑纳!

春哥答,憨蛋想娘!

憨蛋答,俺要娘嘛!

老太爷见状,无奈之际,又一拍手,翩翩走上十三位霓霎华丽的美女来。叹了一口气说,看看吧!哪个是?

春哥来回走了两遍,看来查去,一个个美貌如仙,竟分辨不出哪个是自己的结鬓小妻来了。走回第三遍时,老太爷有些不耐烦了,咳嗽了两下。

春哥急中生智,抱起憨蛋,狠拧其腚。憨蛋大哭起来,哭嚎不止,娘---哎----。

只见十三妹抽泣不已,泪流满面,象断线的珠子洒落脚下。

憨蛋见状,猛扑过去,搂住十三妹的脖颈,不住地哭泣。泣不成声,娘---俺想你---想娘----想娘儿呵....

娘与儿哭作一团,在场的无不动容。

老太爷的眼角也湿润了,哦!哭了!这一哭,一滴泪的代价是一条生命,千年白狐的造化。老太爷一挥手,去吧!

众姐妹围成一团,久久难分。难分难舍。

老太爷将管家叫至跟前,嘱托道,天意难违啊!吾欲走已!吾逝后务必晨前搬迁,分散各地,隐姓埋名,细密组织,好自为之。财宝罕物均赠送蔚竹庵赏观。切记!

老管家也是一尾千年银狐。听罢遗瞩,疼哭流啼,伏卧在地,久久不起。

此时,老太爷己饮丹顶红仙逝。

五更刚过,山中便车马喧嚷,狐流滚滚,有的翻山而越,有的乘舟西渡。一场狐狸大搬家运动开始了。

在弯蜒的山路上,一位红衣女子与一身背娃子的小伙子蹒跚而行,慢慢地变成三个点,向着蔚竹庵方向飘去。

癫痫病发作做要怎么治
癫痫病治疗哪家好
宝宝癫痫病症状

友情链接:

格杀不论网 | 中国电信宽带报装 | 微博卖水果 | 爱马仕美国官方网 | 长沙的景点 | 天光牌盐藻 | 庐山会议林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