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上海太极 >> 正文

【流年】风吟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三十平米的会议室满满当当塞进四十多号人,嘈杂哄乱间,北江来的专家关于分享经济的演讲正在进行。我看到庞志远站在会议室最后面,观察着眼前的场景,一张黑脸上溢出不易察觉的微笑。两个小时后,演讲结束。有人如释重负,有人还没缓过神,有人满眼疲倦,一阵嘭嘭啪啪声,先后从塑料椅上起身,挪开步,有人上卫生间,有人去饮水机倒水,有人到阳台上抽烟……之后,告辞。一拨人来了又走了,留下一堆恭维的话语和几个庆典花篮,办公室归于岑寂。

下班的时候,员工相继离开,庞志远叫住我。

去年下半年,庞志远从工作了二十年的江商集团离职后,选择自主创业。他找到我,邀请我加盟。经过三个月的筹备,优道电商公司成立。公司设在市中心商务区,200平米的办公室。第一场演讲,就召集来四十多号人,庞志远似乎还沉浸在之前的大场面中,眼角的笑容掩饰不住,一只手在我面前摆出一个OK的姿势。

老邱,你说,有多少人会成为我们的会员客户?庞志远在会议室白板前站定,擦掉北江讲师留下的文字术语,拿起红色水彩笔写下:商者无域,知行致远。四张办公桌靠墙而立,堵住进门的一面墙,一株发财树被搬移到阳台上。蓝色的简易塑料椅并排密集摆成数行,前后预留的空间只允许单人侧身通过。庞志远又说,明天还有一场讲座,桌椅暂时不用收拾。员工做事马虎,有几个纸杯放在椅子脚边,地上的零星烟头还没扫净。

现在还不好说,准客户都谈不上。我走到窗边,拉开百叶窗,把窗户开到最大。晚风送进来新的空气,让人清醒。

如有十人入会,这次就算成功。庞志远看着白板上的文字,摇头晃脑一番,不知是自赏字写得好,还是正激起新的思考。

才两个小时,需要继续跟进。看到庞志远笃定的样子,我觉得大多是看客,最终能有一两个人入会,就算不错了。

北江专家都说了,效果看上去不错。庞志远说他刚才送北江专家回酒店时,北江专家对他的工作大为赞赏,还说优先考虑把武汉的代理权交给他。

是吧?我不置可否。

我们明确分工,先拿下老同学。我攻赵银平和段小元,你攻智年和文广,看他们中间,谁先和我们合作。

试试看吧,有些勉强。你别看他们都点头称是,那只是表面客套而已。

我当然看出来了,但有新的发财机会,谁不愿意要呢?

这只是你个人的看法,或许,他们想的和你不一样。我看了庞志远一眼,在心里对他说。按理说,庞志远在单位也干了这么多年,应该看得出来端倪,为什么显得过于自信和乐观呢?看来,还是国营单位顺风顺水。但他越急于想表现什么,恐怕越事与愿违。过了一会,我说:

你的摊子是不是铺得太大了,一下子招来五个大学生,他们能做些什么呢?

总要有人来撑门面,面对上游的合作伙伴,还有下游的客户,不能就我们两个人吧?

他这么说,也有道理。但老实说,我们进入的是一个新行业,还没摸清商业模式,更不谈什么盈利方法。我和庞志远沟通过好几次,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我和他一样,都是门外汉,对于他怎么会叫我做助理,我一直想不通。用他的话说,我有管理经验,更重要的是,他信得过我。他这样说,我有压力,仿佛在浮冰上行走,感到极大的隐忧。他好像看出我的心思,不以为然,拍拍我的肩膀,说:

就像之前说的,先把平台建立起来,有了平台,才有施展的舞台。不急,我们摸索着前进。再说,我不能被曾经的老同事们看扁,他们都张大眼睛盯着哩。你看,江商集团的茅总,不也送来了花篮吗?

庞志远站在窗边,向窗外望去。他指着右下方说,那里是中心公园北门。看到进进出出的人,他好像陷入沉思之中。我知道,一直穿过中心公园,就能走到公园南门,南门口的大道对面,就是他工作了二十年的江商集团。

下午,智年,文广,赵银平和段小元,四个老同学陆续到来,一通道贺后,庞志远叫他们选个位置坐,听北江来的专家演讲。一开始,有人想要离开,但拗不过庞志远的坚持,不得不坐下来。我看到他们兴致不高,有的根本坐不住,但又不好意思离开,只得耐着性子听完。

中间休息时,段小元走到庞志远面前,说,我老婆打来几个电话,叫我早点回去。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我的情况你也知道。我先撤,打电话。庞志远耸耸肩,有点无奈地说,好吧,保持联络。

智年,文广和赵银平,他们仨倒是听完了才走。智年说,毕竟是新行业,还需要多了解。文广小声对我说,我怎么感觉像是传销。我说,完全不一样。赵银平对庞志远说,志远,我看好这个行业,没问题。庞志远呵呵一笑说,还是你有眼光。

下班了,走不?我对庞志远说。

这会下班高峰期,还呆一会,走也是堵在路上。庞志远说。

我们来到北边阳台上,站在天一时区16楼,眺望前方。三月的傍晚乍暖还寒,北风带来早春的气息。天渐渐黑了,主干道上呈现扭曲流动的景象,像是一堆甲虫在负重爬行,昏黄的各色灯影交织的光线,时而膨胀时而收缩,幻化成不规则的图形。庞志远站在发财树前,把目光垂下去,对我说:

你看下面一片东南湖,汪着一滩死水。这一年多来,过得真不平静……

去年开春不久,庞志远的工作发生变动,被调离到襄阳。去一个新的地方,又要重新建立各种关系,他多少有些不情愿。但是,在一个新的环境,或许有更大的空间,以谋求更多的利益。是好是坏,他一时还拧不清。茅总的话言犹在耳,说什么他的开拓能力强,先下去锻炼一段时间,说什么回来后另有任用。凭他对茅总的了解,这些话他将信将疑。

在襄阳这半年,庞志远的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,总有这样那样有形无形的羁绊,束缚住手脚。和原来完全不一样,作为采购副总,他没有议价签字权,只能做一些务虚谈判,身边同事林滨一直盯着,上面领导对他漠然无视。终于有一天,庞志远恍然发觉,生财之路被封。之前在武汉,平均一天进账一万,现在倒好,一分一厘都捞不到。什么都明白了,好日子已到头。巨大的落差,让庞志远想不通,人变得颓废萎靡,工作也不上心。更令他不解的是,这个时候,没有人来关心他,好像他这样的状态,正是他们愿意看到的。只有生鲜主管小谢,不时主动找他谈心。

这个午夜,热风燠燥,窗外夏虫唧唧,庞志远苦闷难捱,喊小谢出去宵夜。在前进路边的背街烧烤店,他们就着燕京冰啤,各种烤串直往嘴里塞。

庞总,你被孤立了,他们都躲着你,怕惹麻烦。小谢说。

你怎么不怕?庞志远说。

我和他们不一样,没什么可怕的。在工作上,你一直都手把手教我,我从你那学到很多,我很感激。上次,出现产品事故,你还帮我揽责——小谢举起啤酒,和庞志远碰了碰,眼神里满是诚恳。

我是你的上级,你还是新人,当然由我来承担。庞志远看到小谢,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时,那时候他也很幸运,遇到好领导。

他们坐在矮凳子上,这会,摊位上就他们两人。庞志远叫老板再烤二十串肉筋,又叫了四瓶冰啤。老板应声扒旺烤炉上的炭火,不一会,飘来烤肉滋脆的声响和孜然香味。小谢一口干掉半瓶啤酒后,推了推眼镜,好像鼓起勇气似的说:

我偶然听到林滨说,因有人举报你,才被贬到襄阳。公司正在查你的账,看来,你先要做些防备才好。

从来襄阳的第一天起,不安的火苗就在庞志远的内心乱窜,但心存侥幸,总不去深想。现在,小谢的话令他的不安坐实,他觉得他该抢占先机,即刻主动去做些什么。他微微点头,故作轻松状。

看来回武汉的计划得提前,这里的环境不适合我。如果我不开心,就觉得工作没意义。小谢,好好干。这里环境复杂,要提防某些小人。

庞总,还有些人私下议论,说你和一个女人打得火热,他们说的话很不中听。

别听他们乱嚼舌头,那是我大学同学。

两天后,庞志远以回家处理家事为由,请假一周,领导也不阻挠,慷慨准假,说时间长点也没事。庞志远既不感激,也不觉得意外。

坐在回武汉的动车上,庞志远在列车的哐当哐当声中整理内心,他觉得这很有必要。铁轨伸向远方,没有尽头。相对襄阳,武汉是远方。有些情感目前还不能带回家,让它暂时存放在某地为好。在襄阳的这些日子,不全是无依无伴。至少,和刘旻相会的时光,给他带来久违的快乐。和刘旻在襄阳相遇之前,他们有五六年没见过面。大学毕业后,各自成家,各自安好。只是在节假日在微信上聊几句,无非是一些简单的关心和问候。三个月前,起于暮春之末,他们在襄阳古城商场不期而遇时,都有一阵小激动。刘旻的老公裴希臣是江西鹰潭人,做手工皮鞋,流动性开店,他们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从武汉到宜昌,再辗转到襄阳。庞志远想起,前几天和刘旻见面时,他的眼前泛起迷雾,那片缥缈之色,落入到心里去,他想她也一样。他一时心热,握住她的手,她任他握住。

刘旻说,再次见到你,和原来不一样。

庞志远说,什么不一样,一切都没变。

刘旻说,你呀,真傻。

庞志远说,我似乎懂了。

刘旻说,我不想再漂泊,好累,真的想回来。

庞志远说,想回就回来吧,以后都在武汉,见面的时间就多了。

立秋的前几天,一纸调令,庞志远回到武汉。不是原来的岗位,公司让他呆在总部,没安排具体事务,他每天无所事事,在办公室看报纸。他闲得发慌,但无处倾诉。这个下午,他来到38层顶楼,从北边窗户向外望,视线越过高架桥,看到中心公园,呈一片空茫的景象。他猛然发现,时间悄然滑落,已来到难过的冬天。他知道今天过后,他将永远和这个地方告别,不会再回来。他想起半小时前,在江商集团总部19楼,茅总对他说的。

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,如果细追究起来,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。风向已变,回不到过去了。你还是退钱,主动离职,就这样吧。

这个冬天会极其寒冷,刚入冬,寒风即像锯刀一样锯脸。庞志远开车经过月湖桥时,想到茅总还对他说,你回来还有什么意思呢?江商已经没你的舞台了。我得到的够多了,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庞志远想,权当人生的上半场结束,开始精彩的下半场吧。想到这里,他精神一振。但转念一想,现实问题是,回到家里后,如何向老婆常思宁交待。为了避免她产生过激的反应,我该怎么向她云淡风轻地描述?

复兴路上的江商超市总店,由于离家近,是我常光顾的地方。当初,江商连锁超市正是从这里出发,统领全局,精心拓展,一家一家开下去。庞志远从超市普通买手干起,随着超市门店越来越多,他的职位也越升越高。一帮同学中,他混得最好。过几天小年,这天中午,我来这里置年货。

年的气息弥漫在超市每个角落,超市每个角落都是来来去去的人,仿佛东西都不要钱似的,大件小件被搬进购物车里。在休闲食品专柜一角,我看到一个高挑女子站在梯架上,双臂戴着白袖套,从头顶货架上取下一个纸箱,拆开,再把一袋袋商品摆放到货架上。当理第三箱货时,她停下来,一只手搭在货架边缘,另一只手拿出小方巾,擦去额头的汗珠。我心中一动,她一张清秀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抱怨,但觉得有点苦相,让人不由得滋生出怜惜之情。我向她靠近,微笑着和她搭讪:

累了吧,休息一下,美女,你还认得我吗?

她投来诧异的目光,一抹绯红染在白净的脸上。你认错人了,我不认识你。

我说,十年前也是在这里,我看到一个女孩,你和她长得好像。

她蹙蹙眉浅笑一声,用夸张的语气说,大叔,有没有搞错,十年前,我还是个初中生。

一晃十年了。而十年前,我们正年轻。

那年初夏的一个午后,我在超市里遇到庞志远。想起来,那是我们大学毕业后,十年来的首次碰面。他从江商百货刚调到新开的超市不久,负责项目采购,作为江商超市开疆扩土的元老,他踌躇满志。

重新创业,机会很多。

之后,庞志远找我,说找我合作:

有个新项目,有没有兴趣?你负责采购鸡蛋,通过我过手,卖到我超市里。

我没多想,觉得和我从事的行业不搭界,以不熟悉为由拒绝,并问他为什么想到找我合作,在我看来,同学之间,我们的关系并不是最好的。

他有点着急,好像完全不相信我竟然会拒绝他认为如此好的赚钱机会,一急就黑脸。

你知道吗?鸡蛋在超市的需求量很大,来钱得很。在哪里进根本不用操心,江夏、新洲农场到处都是,我陪你去和他们联络好。我需要一个人在外打理,我们一起赚钱。为什么找你?因为你最有生意头脑。还有一点,我相信你的品行和为人。

再一次,在江商超市旁的肯德基餐厅,庞志远拉住我游说了一下午。他的双手搁在台面上,适时作出各种手势,或捏紧拳头,或敲击台面,以强化他的话语。他无非是想向我灌输他的财富观,但我不敢苟同,用一贯的恬淡心态报之以微笑。他不厌其烦地说。

癫痫病什么医院好一些
癫痫病人冬季如何护理
癫痫病治好大概要多少钱呢

友情链接:

格杀不论网 | 中国电信宽带报装 | 微博卖水果 | 爱马仕美国官方网 | 长沙的景点 | 天光牌盐藻 | 庐山会议林彪